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灭噬乾坤第五百九十七章老人营养

2021-01-15 来源:

灭噬乾坤 第五百九十七章 老人

星空棋界!哪吒微惊,盯住即墨,复而看向玉帝,似是要确认。

玉帝笑而不语。

即墨退回坐下,道,晚辈不知天高地厚,冲撞前辈之处,还望您能大人海量,不要放在心中。

玉帝笑道,年少不轻狂,老而蹉跎,老夫并不介意。便如你二人怂恿小六,潜入蟠桃园,老夫亦不会介意。

即墨尴尬,面颊微红。不过玉帝既然当面揭穿,就表示真的不会在意,诚然,到玉帝这种境界,服用过帝药后,已不再将圣药放在心中。

并且,玉帝是真的参悟了,洒脱自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得大道真谛,他这种心境不同于‘太上’,却也并不比‘太上’差,这种心境,叫做‘忘我’。

太上,则会忘情,继而无情,复又绝情,然我和父亲每个人都是独立的生命体忘我,却并非无我,忘的是私心,心存的是大义。

哪吒微讶,喜形于色,匆匆起身,拜下道,多谢师尊!

小六。玉帝微叹。

在!

你本心赤诚,又是先天道胎,已走上一条最接近大道本源的路,但却太循规蹈矩了。玉帝收回目光,抬手拾捡棋子。

哪吒垂眉不语,行礼后坐稳,抬眸看向即墨笑天,再看向玉帝,若有所思。

即墨帮助玉帝拾捡棋子,沉默不语,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也无从开口。

顿了片刻,玉帝停下手中的动作,仰望落下的夜幕,道,天地将变,你等要做好准备,至时莫乱手脚。

继而,他喟叹道,我已经老了,这个世界属于年轻人。

他摇头笑了笑,感叹后只剩下洒脱超然,盖上棋篓,将其放在棋盘中央,而后将整张棋盘推向即墨,道,这星空棋界,以后便是你的了!

哪吒陡然抬头,望着玉帝,道,师尊三思!

毋需三思,送出去的东西便如泼出去的水,老夫岂像是在开玩笑。玉帝站起身,走到亭边,遥望远方的夜幕,道,老了,该让出去的东西,还是早些送出去的好。

说这句话时,他并不显迟暮,只让人感到洒脱,不由间便被那种意境吸引,沉入无法自拔。

即墨起身,没有推脱,小心收起星空棋界,抱拳对玉帝道,多谢前辈。

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老人!

北韩17岁的太空人洪义功(HungIlGong 无妨,你等去吧!玉帝挥手,独自凭栏远望,看向夜幕深处的湖泊,敛入暮色的莲蓬。

三人起身,行礼后悄声退出凉亭,走到木桥尽头时,却遇见帝霄,很显然,他的目标便是三人,而且等了很久。

暮色中,他长衣静垂,面无表情,眸光深邃,身姿挺拔,如不倒青松,安静站在木桥中央,看见众人到来,也并未避让,更没有开口。

哪吒挑起眉头,道了声‘师兄’,便擦着帝霄走过,其面无表情的点头。轮到笑天即墨走过,他依旧是如此,直到三人都走远,他方转身盯着即墨的背影,目中划过几缕异彩。

看了少许,便跟在从亭中走来的仙娥身后,进入小亭。

痴儿,你对老夫的做法有意见?玉帝偏头,看了眼帝霄,又望向远处,恰在此刻,碧湖上划过一只灯船。

只是不懂,师尊不责怪小师弟,可当做是对他的溺爱,但另外二人,蛊惑小师弟犯错,当应重罚,以儆效尤。然师尊非但未罚,还将星空棋界赏于那即墨,弟子的确不懂。帝霄铿锵道。

玉帝轻叹,转头看着他的这位大弟子,从这个方位看去,他并无帝霄高大,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而帝霄,风华正茂,英武不凡。

如何看去,这都不像是一对师徒,更像是一对毫不相干的陌路人。

看了少许,玉帝再偏头看向远方,道,你的确是不懂,若真懂了,你便能证帝,我也可放心的将天庭交在你的比常规的磁强计灵敏度提高几个数量级。手中。

帝霄沉默,他比玉帝要高出整整一头,盯视住那老人,有一种俯视审视的味道,然而,他似是未察觉这样盯视一个老人的不妥,或是发现了,却也不以为然。

宝剑配英雄,那位小友能一局便进入星空棋界,便证明他与星空棋界有缘,世间不少千里马,唯缺伯乐。痴儿,你若看透了,今天便不该来此。

一阵风吹来,玉帝转身离开,接过仙娥递来的棉衣,自己动手披在肩头,被一众仙姬无声簇拥,走入夜幕深处。

帝霄恍如未察觉那老人离开,平视远方的夜幕,继而,光滑的额头蹙起,越蹙越深。他松开背在身后紧握的双拳,轻声道,我不懂老东西,你懂!

且说即墨三人离开凌霄殿,一路皆是未语,直到返回哪吒的府邸,命人温好琼浆,方皆松了一口气。与玉帝相处时,全无半分压力,但离开那小亭后,众人却均感到眩目虚脱。

尤其是遇见帝霄后,他不言不语,却如一方浩瀚的星域,仅是从他身边穿过,众人的骨骼便像是被敲碎了。

缓了片刻,笑天瞪起铜铃般的大眼,直盯住即墨,眼中精光烁烁,道,小子,快把那星空棋界拿出来,让我好好看看。

哪吒挑眉,道,不要给他看,这家伙满嘴谎话,交给他便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汪,李小子,你几个意思?大黄狗将哪吒扑倒在地,龇牙咧嘴,张开血盆大口,眼中凶光闪闪,道,忍你小子很久了。

蓬!

哪吒提脚将大黄狗踹飞,起身理了理衣领,道,你还未解释,为何在万年前曾与师尊见过面。

闻言,即墨也转头看向笑天,他知晓大黄狗来自泰山内部,但根本未想到,其已活了万载。少帝的寿命也才万年有余,莫非这秃毛狗是位帝尊亦或者是至尊。

即墨眉头挑了挑,想到地底世界那无数的尸变强者,莫非这大狗也是某位强者尸变,且从泰山中逃了出来。

你们什么眼神?大黄狗翻身落地,被即墨二人炙热的目光看的有些发毛。

我知道了。哪吒展开眉头,很笃定的道,你是那株帝药!

大黄狗脸上的表情凝固。

即墨也是微震,说笑天是帝药,似也无不妥之处。

传说中,帝药的确可以化形,只凭借药身,便能在天地间随意遨游,且其数百万载的寿命,几乎相当于长生不死。

因此,哪怕万年前见过玉帝,如今玉帝已老,而笑天依旧风华正茂,便极为正常了。

而且,以笑天如今表现出的归境修为,在万年前最多也只是归境。

仅是这种修为,如何能让大帝境界的玉帝记住,两人皓月与萤火,完全不可能有交集,即便有,也是巨人与蝼蚁,蝼蚁眼中有巨人,巨人却看不见蝼蚁。

故而,这显得很可疑,但若说笑天是帝药,一切都又能解释的通了。

大黄狗不自然的笑道,李小子,饭能乱吃,酒能乱喝,话不能乱说。

哪吒翘起唇角,眼角闪过一道精光,道,那你是承认了帝药的身份!

说着,他便缓步走向笑天,高空的大阵解禁,彻底封住这座阁楼,就是圣贤也休想离开,我的要求不多,更不会限制于你,只求你给我一颗果实,让师尊再延续寿命!

大黄狗退了几步,看向即墨,苦着脸道,你倒是说句公道话啊!生于泰山内,本就能延长寿命,否则,诸如长生天尊等人,哪怕新诞生灵智,也不能活到百万载。

即墨闻言,若有所思,几步上前,拦住激动的哪吒,道,先不要着急,他可能真的不是那株帝药。

你莫要拦我,他既能历万载而不改变,类似于长生,不是帝药,还能是什么?哪吒摇头,提起红缨枪,对笑天道,给我果实,不要逼我动粗!

大黄狗哭笑不得,道,狗爷真不是那帝药。若真的是帝药,玉帝岂能认不出来,在凌霄殿又岂会任我离开。

哪吒微愣,看了眼大黄狗,再看向即墨,见他点头,又转向笑天,道,你真不是帝药?

我的李爷爷诶,我为何要骗你。大黄狗微叹,转身走到桌边坐下,灌了一口闷酒,再瞪着即墨,骂咧咧道,笑什么笑,丫的要不是你小子,我会被他惦记上。

即墨一巴掌盖在笑天头顶,将他捂进酒坛,翻个白眼,道,好心不识驴肝肺。

哪吒收了红缨枪,关闭法阵,倒了一大碗酒,对着笑天,有些尴尬,道,此酒全当赔罪。

言罢,便仰头灌下因妻子常跟村民扭秧歌去,激动的情绪渐有稳定。

大黄狗从酒坛里拔出狗头,翻个白眼,道,那帝药一直都在泰山某处,根本不可能离开。

况且,即便我真是那帝药化形,你便能将我留住?帝药化形后,至少都有半帝境的修为,纵然不化形,也相当于圣贤,整个天庭,也只有玉帝一人能拦得住。

这便是我不赞成你进入泰山寻找它的原因,先不说它神出鬼没,根本就寻不到踪迹,即便寻到,以我等的实力,也留不住他。

且,你以为帝药真的会选择化形?帝药若要化形,便得舍弃悠久的寿命,同众生平等,即便证得帝位,也不过须臾数万载,与百万载逍遥相比,它真能放下?

说两个问题:一因要备考英语四级,故而以后每天一章。

二有人给我说玉帝自称‘老夫’有所不妥,但请考虑语境,此处用‘老夫’实则更佳。

黄冈牛皮癣医院
太原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东莞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