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渔色大宋第章我喜欢你营养

2021-01-15 来源:

渔色大宋 第942章:我喜欢你

如今我只是容惜!

徐子桢一瞬间目瞪口呆,因为他发现赵楦似乎早已经明白他所做的这一切事情的用意了。

不等他有反应,赵楦又接着说道:“旁人信你,那是因为旁人知你有先知之能,我信你,是因为我知道你绝不会骗我,绝不会害我,所以我一直未与你说起此事,就是想等你亲口告诉我你的用意,可是你始终未与我坦白,徐子桢,你真以为我是那般愚忠愚孝不顾天下苍生的蠢女人么?”

徐子桢浑身一抖,这一刻他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赵楦说得没错,自己一直隐瞒着她,怕的就是她会因为自己没救她的父兄而与自己翻脸成仇,可是自己却忘了,如果赵楦真是这样的人,那又何必以帝姬的千金之躯去入天下会呢?

很早之前水琉璃就告诉过他,天下会,便是以解救天下百姓而目的而建的,会中义士们或刺杀或刺探,干的无一不是极其危险的事,就象自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赵楦不就是一副女飞贼的打扮么?

换作别人,不说帝姬了,就是寻常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平日里在家作作画抚抚琴不好么?

徐子桢忽然有种浓浓的愧疚感,因为他发现赵楦对他的了解和信任远远超过了他对赵楦的,可笑自己还一直想着法去瞒她。

“容惜,我……”徐子桢只觉嗓子眼有点发苦,想说些什么来解释,可最终却还是只憋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赵楦静静地望着他,幽幽地道:“你只会说这个么?”徐子桢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办,赵楦却忽然问道,“你此去可是要绕道北上,直击金人后方?”

徐子桢猛的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赵楦:“你怎么知道?”

赵楦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她的眼神清澈纯净,似乎依然还是两年前徐子桢刚认识她时,象个无暇的仙子。

徐子桢的心中忽然明白了,赵楦既然将他的所有用意都猜到了,怎么会猜不到他接下来想做什么?他苦笑了一声,枉自己一直以为是和赵楦最有默契,可到头来却只是赵楦最了解她,自己却辜负了赵楦对自己的这份信任。

这一时间他心中豁然开朗,脸上也带起了笑容,点头道:“你猜对了,不过我不是借道,而是先去做准备。”

赵楦脸上没有一点惊讶之色,仿佛这些都是她早就猜到的一样,至于徐子桢去做什么准备她也没问,只是忽然说道:“护送不同品阶的美女可获得不同程度的奖励。橙色美女奖励最多。如果对目前系统给出的美女不满意子桢,我喜欢你。”

徐子桢的脑子瞬间当机了,变得一片空白,他虽然一直在心里默默喜欢着赵楦,他也知道赵楦肯定也喜欢他,可是象今天这样开口直白说喜欢自己,这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像,要知道赵楦在他心中一直是高贵清雅得不食人间烟火般,平时哪怕自己再怎么撩拨她,她也只是淡淡一笑,或是无奈地摇摇头,可今天,居然对自己说喜欢?

赵楦见他不答,又重复了一遍:“子桢,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么?”

徐子桢又瞬间清醒过来,他看着赵楦的眼睛,清澈透明,带着一点点羞涩,又透着股坚决,这一刻他的心中忽然一紧,急忙说道:“你别干什么傻事!”

赵楦依然只 刘思敏分析说是微微笑着:“我只是问你,你喜欢我么?”

“喜欢!我当然喜欢!我从见你的第一面时就喜欢你了!”徐子桢急忙大声表白,他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而是他从心里觉得赵楦说出这话来必定有自己的打算,而且是不利于她自己的一个打算。

可是接下来赵楦的动作让他再一次脑子当机了,因为赵楦竟然抬起手,轻轻解开了领口,然后将腰带扯开,身上那件黑色的夜行衣就这么直直的滑落在了地上,一具如美玉雕琢的胴体出现在了眼前。

“容惜你你你……你干什么?”徐子桢只觉得口干舌燥,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他想拣起衣裳给赵楦披上,可却发现手脚都是僵直的,竟然一点力都用不上。

赵楦却是非常平静,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但是她那红红的脸颊还是暴露出了她内心的羞涩。

这时她忽然一笑,如百花齐放般绚烂:“你的心事我也全猜中了,刚才那是最后一件事,现在确认了。”

徐子桢一脸懵,确认?确认什么?是说确认我喜欢你?然后呢?

他很快就南起中山路知道然后是什么了,因为赵楦忽然揽住了他的脖子,那如玫瑰花瓣似的红唇贴了上来,吻在了他的嘴上,徐子桢瞪圆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可是那软软甜甜的感觉分明就在唇齿间,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抬了起来,搂住了赵楦的纤腰,那滑如凝脂的肌肤给他手掌的感觉更是确认了他不是在做梦。

徐子桢的脑子轰的一下炸了,是快活得炸了,那种快活很难形容,就象是他亲手丢弃了一件非常重要非常喜欢的东西,本来已经做好准备再也找不回了,而且他自己也不知该不该去找的时候,那件东西却忽然自己回来了。

这时候这里已不再是一个古怪的山洞,而是如仙境一般,徐子桢已经迷醉了,只是紧紧拥着赵楦,生怕一睁眼这个梦境就会消失。

忽然他的腿后象碰到了什么东西,然后重心失衡下难以抗拒地坐了下去,徐子桢一个激灵睁开眼,却发现原来就是那块平整的大青石。

这一下打扰让两人的嘴唇暂时地分开了,徐子桢讪讪地抓了抓脑袋刚要站起,却发现赵楦那双玉手竟然压住了他,不让他起身,甚至还将他的上身轻轻按倒在青石上。

徐子桢张大了嘴,他已经猜到了赵楦想做什么,可是幸福来得太突然,让他有点傻了,只知道乖乖地顺从着躺了下来。

赵楦脸上的羞意愈发浓厚,缓缓俯身凑了上来,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子桢,要了我吧。”

哈尔滨宫颈糜烂治疗费用
七台河好牛皮癣医院
辽源哪家牛皮癣好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