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火影之木叶教师第一二五章道场营养

2021-01-15 来源: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一二五章 道场

“呵呵,这还差不多。”河马智子瞪了河马寒宇从河马寒宇手中抢过鸣人,道:“呵呵,终于有孙子抱了,鸣人,乖,叫奶奶。”

“奶奶?”小鸣人抓着耳朵,看着漩涡玖辛奈,道:“妈妈,阿姨让我叫她奶奶,奶奶是什么东西啊?”一群人狂汗!

漩涡玖辛奈笑着看着河马寒宇那张苦瓜脸,道:“那你要问你干爸爸才行。”

“那干爸爸又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小家伙咂巴着小嘴,似乎是饿了。

“呃――”,河马寒宇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绿了,揪着小鸣人的脸道:“干爸爸不是东西。”

他这话一出口,在场的女士顿时笑成了一团。

“嗯?不是东西,那是什么?”小鸣人契而不舍地问道。

“干爸爸不是吃的东西。”河马寒宇立即纠正道,不过这话听起来还是有语病。

“那是喝的东西吗?”小家伙天真地问道。

“你――”,河马寒宇觉得自己有些傻,跟一个孩子解释那么多干什么,干脆地翻了翻白眼,不理会他了。

“原来干爸爸是喝的东西啊!妈妈,干爸爸好喝吗?我要喝。”小家伙将河马寒宇的沉默当成了默认。

“你――”,河马寒宇深深地吸了口气,避免自己被噎死了,找了个借口道:“我的行李还没有收拾,我先去收拾一下。”

看着河马寒宇狼狈的样子,河马智子更加高兴了,道:“鸣人真可爱,寒宇小时候可没这么可爱,一天到晚就会睡觉。”

“是吗?”棋木凌也眼前一亮,道:“姐姐,你还从来没说过寒宇小时候的事情了,说来听听。”呵呵,于是三个当妈妈的女人很是八卦的聊起了儿子经,红听到一半就悄悄地离开了。

“寒宇,我帮你收拾吧!”红站在河马寒宇的房门前道。

河马寒宇倒也没有说谎,确实是回自己的房间收拾房间了,听到红的声音,河马寒宇笑了笑,道:“不用了,你坐会吧!我很快就收拾好了。”

红却没有理会他的这句话,直接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褥子,帮他铺起床来。

河马寒宇干笑了两声,没说什么,只是将背包里的一些卷轴和贵重物品拿了出来,摆放在自己的桌子上,挑了半天,拿起一串黑色的珍珠项链,道:“红,这个项链送给你。”

“嗯?”红刚好收拾完,转身看着河马寒宇手中的项链,虽然很高兴河马寒宇送东西她,但是这个看起来太贵重了,她就有些犹豫了。

“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是路边摊上买的小东西,值不了几个钱,送你们做礼物的,每人都有份的。”河马寒宇指了指桌子道。

他还真是无耻,明明都是和那三学生从那些战乱国家坑蒙拐骗偷抢而来的赃物,偏要说是自己买的。就这串珍珠,可是水之国的贵族的家传宝,像他这样的诋毁,要是水之国的那位大名知道了,恐怕要气得吐血。

见河马寒宇说的跟真的一样,最重要的是桌上那一堆物品,她实在想不到河马寒宇哪里来的钱买这些贵重物品,也就相信了河马寒宇的仿品之说了。

两人出来时,家里的人才真的全都回来了,看来河马智子很早就通知所有人要准时回来了。

看着母亲跟自己挤眼睛,河马寒宇一阵无语,将自己挑好的礼物在桌子上,道:“这是送给你们的礼物,除了堂,红豆和晴天,每人都有份哦!”刚才在红的帮助下,两人将礼物都包装好,写上了各人的名字,也不至于混乱了。

“连我和鸣人都有?”玖辛奈有些惊喜,她好久没有收到别人送的礼物了。

“当然,怎么会漏掉你们,别忘了,鸣人现在是我干儿子,那你也不是外人了。”河马寒宇笑着解释。

“哥哥,为什么我没有礼物?”晴天瘪着嘴,有些不自己已经履行完了赡养义务开心,她为了等河马寒宇的礼物,可是一直都在很努力练习的。

“你的礼物在这里。”河马寒宇将串成项链的冰之魂拿了出来,那淡淡地寒光透着一丝凉意,却又反射着五色的光芒,很是漂亮。

他将冰之魂一拿出来,研前藤子的脸色顿时微微变了,看样子,她应该见过这个冰之魂。而白、晴天和洞天在看到这个吊坠,心中都生出了奇怪的感觉,似乎这个吊坠在呼唤他们一样。

“我要这个。”晴天兴奋地扑了过去。

河马寒宇立即合掌,收回手中的冰之魂道,“现在还不能给你,我们说好过的,要看看你是不是有认真练习忍术。”

“那好吧!”小丫头有些不舍的收回眼神,道:“那哥哥要怎么试呢?”

想到丫头毕竟只有八岁,也不能太挫伤她的积极性了,便朝着在一边偷看礼物的伊鲁卡,道:“伊鲁卡,就由你来考考晴天吧!”

“我?”海野伊鲁卡看着河马寒宇,挠了挠后脑袋,道:“那个,老师,我打不过晴天的。”说完,他的脸不好意思的红了,比一个小自己四五岁的小丫头还要弱,伊鲁卡也觉得有些说不过去。

“嗯?”河马寒宇有些惊讶,朝研前元佐看了一眼,才确定了伊鲁卡没有说谎,“堂,那你来。”

预计化工行业将继续延续缓中趋稳的发展态势。 没想到晴天小小年纪已经可以使用中级以上的水遁了,河马寒宇眼中的笑意更浓了,在他指导下,丫头的苦无也投得有模有样,相信再过几年,也能达到红豆的水平,自是满意非常。

看到河马寒宇将冰之魂交给晴天的赞赏眼神,白的眼里满是羡慕,悄悄地望了身后的母亲一眼,突然走到河马寒宇的身边,道:“寒宇叔叔,我也想学习忍术。”

“你?”河马寒宇看着白充满渴望的双眼,再看看晴天,也明白他是怎么想的了,想到白不错的忍术天分,便道:“可以,不过练习是件很辛苦的事情,你到时候可不要哭啊!”

“嗯!”白坚定地点了点头,他也希望像晴天那样,得到寒宇的赞赏,也希望学到厉害的忍术,保护自己的母亲,还有救了他们的寒宇叔叔、堂、静还有红豆。

这一夜在欢笑声中渡过,但有人例外,就是我们的男主河马寒宇,因为波风水门的强烈的要求,他不得不抱了小鸣人半夜,结果小家伙愣是送了他一泡尿,帮他洗尘了。

“老爷子,好久不见了。”河马寒宇推门而入,一点敲门的觉悟都没有。

“回来了。”三代立即放下手下的工作,笑盈盈地看着河马寒宇,道:“坐吧!”

河马寒宇也懒得和三代客气,一**坐了下来。

“回来后,准备做什么呢?”三代点燃烟斗,问道:“还是回到学校当老师吗?”

“不了。”河马寒宇的回答很出乎三代的预料,“我想开个道场,收几个弟子,挣点指导费过日子,学校就算了,如果我去了,很多老师会很不安的。”

“道场?”三代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问道:“是什么样的道场呢?剑道?拳术?忍术?”

“这个,随便吧!怎样都可以。”河马寒宇模棱两可的答道。

“那你准备在什么地方建道场了?”三代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仔细地观察着河马寒宇。

“听说原本扩建的后山,因为木叶的重建计划,被搁置了,那么好的一片位置,浪费了太可惜了,不如给我做道场吧!”

“后山?那里可是很偏僻的,离村里的距离不近,你确认你真的要在哪里建道场?”三代脑中已经有了新的想法。

“嗯!”河马寒宇看到三代眼中那狡猾的眼神,就知道他又准备剥削自己了,不过河马寒宇已经做好了讲条件的准备了。

“那里的路还没有修好,交通不方便,在那里修道场,我恐怕没办法调配人力出来,你回来时也看到了,木叶现在正在重建的关键时期,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资源。”提到这个,三代的语气就变得很沉重。

“我不需要别人的协助,我想我们一家人就够了,我也不是要建一个城墙,在原有基础上改造一下就行了。”经过河马寒宇的解释,这个问题就变得不是问题。

“那里也是村里的财产,这么交给你的话,长老们会有意见的。”三代继续道。

“那这样可以了吧?”河马寒宇拿出厚厚的一包纸币,全都是大面额的,差不多有好几百万。

“看来你已经有所准备了,那我也不绕圈了,后山交给你可以,但是你需要协助训练暗部的成员,作为代价,我将后山的第七修炼场的使用权给你。”

“你那个破烂的第七练习场可值不了那么多钱。”河马寒宇不屑道,他可不是这么容易打法的。

“我可以将那里划为禁区,由暗部接管,并由辉同和赤野带两支小分队保护那里的安全,并且这两支小分队完全由你来指挥。”三代难得的大方。

“你这是变相地拉我进暗部,我想那些长老一样不会同意的。”河马寒宇可不上当。

“那你要什么条件?”三代干脆等河马寒宇开价,他不想去猜河马寒宇的底牌,那样没意思。

“再加上三条,第一让我代为训练暗部可以,但我不保证训练之后,每个人后能活着。第二,将我的名字从在册忍者中除掉,并不得委派任何乱七八糟的任务给我。第三,对于擅闯道场和前来踢馆的人,不论是否是木叶的人,我都有绝对的处置权。”

铜川白癜风治疗
福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广州治疗宫颈糜烂哪家好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