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木纹虐仙记第1348章不必相助

2020-09-22 来源:

虐仙记 第1348章不必相助

第1348章不必相助

薛冲脸上的愤怒在刹那之间消失:“那么小子我是错怪娘娘啦,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当和观世音娘娘在一起的时候,薛冲感觉到一种无法解释的心动和平静,对,就是平静,极端17173是一家国内知名游戏媒体和游戏门户站的平静。

此时此刻的薛冲,全身心都在观察着观世音的美丽,感受她的美丽,可是薛冲并没有一丝淫邪的心思,当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薛冲根本就没有色心。

其实,就算是在以前,薛冲也无法在观世音的面前放肆,何况是现在,他已经油尽灯枯的时候,他现在的精力和体力已经消耗到极点。

观世音微笑:“你是个聪明人,知道在这样的时候到我这里,为的就是要我保全你的性命,可是你手中有潘神侯这样的猛将,其实根本就用不着求我,算是你少欠我一个人情。”

薛冲脸上显现出真正敬仰的神色,深深的看着观世音绝美的容颜,狠狠的吞了几口唾沫:“娘娘,不管在下这一次是否受到您的帮助,但是只要娘娘这样说,我就信,深信不疑,娘娘就是我心中的救命恩人,不管怎么说,我们之间,已经是朋友,生死之交的朋友。”

“朋友?”观世音似乎感觉到这个词语十分新鲜,重复了一次。

薛冲笑:“娘娘,当然是朋友,在这样的时候,也只有在你这里,才是我最安全的地方,您知道吗,您就是一个天下最好的人,真正的普度众生,只要能够见到您,一切的邪恶和危险,似乎都已经远离我而去,我感激您,甚至和我感激潘神侯一样。”

这个时候,潘神侯才再一次悠悠的醒来,看着瘫软在地的薛冲以及对面的观世音,一时之间有点手足无措,刚才他和薛冲没有说几句话就昏迷过去,现在也是十分的虚弱。

“神侯,您醒啦?”

潘神侯就说道:“是啊,我本来以为我已经油尽灯枯,但是不知道却醒了过来?”

观世音的眼里有一种悲天悯人的赞赏:“潘神侯,你是一个好男人,好兄弟,知道贫尼为什么这样说你吗?”

“不知。”潘神侯郑重的摇头。

观世音就看着自己雪白晶莹的小手,悠悠的说道:“那好吧,三皇子哦不,太子殿下,刚才若不是潘神侯施展神族大风雷本命飞刀攻击栖凤和落红的神魂,恐怕就算贫尼出手相救,你也难免肉身成灰,可以说潘神侯是不要自己的性命,将你从地狱的门口拉了回来,其情况=实在是足够感人,深合我佛门普救世人,舍身救人的宗旨,或许他和我佛门有大缘法,所以我刚才才出手相助,神侯,你现在可还感觉到全身乏力,体虚力疲?”

潘神侯此时已经满面红光,精神抖擞,闻言赶紧说道:“我受到凌霄宫祭坛神力的碰撞,本来以为必死无疑,心中清楚,即使我肉身可以保全,肯定也会元气大伤,可是现在却感觉没有什么问题,让我感觉到惊喜的就是,我的功力也没有丝毫的退步,难道,是娘娘您在帮助我吗?”

观世音颔首:“是啊,世上像是您这样重情重义,不顾生死相救三皇子的人,实在是可敬,我能帮助你一点,当然会帮,我刚才只是用净瓶之中的一滴水进入你的血液之中。”

“多谢观世音娘娘。”潘神侯站起,毕恭毕敬向观世音深深施礼,虔诚无比。

“潘神侯施主不必多礼,这就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太子殿下,您知道贫尼刚才为什么称你为三皇子而不是太子的原因吗?”

薛冲恍然:“是啊,您不说我倒是忘记了问,请问娘娘,为什么前后的称呼不同?”

观世音就无比郑重的说道,圣洁雪白晶莹的脸上容颜美貌而高贵:“孩子,那是因为我想您记住潘神侯对您的情意,那是兄弟而骨肉,他这样做,贫尼可以肯定,他是因为把你看作兄弟,而不是太子,您明白吗?”

薛冲露出郑重的神色:“娘娘的话,正是小子的肺腑之言,我和神侯,生死之交,忘年之交,不在乎名分,但是在乎兄弟之情,意气相投。”

“那就好。我就是担心你忘本,你以前在天庭的种种作为,我是清楚的,否则的话,我不会这样提醒你。”

潘神侯和薛冲就相视一笑,互相之间心照不宣。他们当然清楚,潘神侯相交的绝不是以前的三皇子,要说是以前的三皇子,潘神侯肯定不会这样对他。

只有观世音娘娘,因为不知道内情,以为面前的薛冲还是以前的三皇子,所以还会薛冲“苦口婆心”的“规劝”。

然后薛冲看着观世音盖世的容颜,诞着脸说道:“娘娘,您可以帮潘神侯,为什么这么偏心,却不帮我?”

观世音就露出羡慕的神色:“太子殿下,您精通心灵力,可以在瞬息之间修复自己的损伤,你看看你现在,还像是一个元气大伤,需要我羊脂玉露帮助的人吗?”

“是啊,主人,你看看你,现在皮肤光滑如镜,身上再也看不出受伤的样子啦?”

观世音也点头,显然她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出手帮助薛冲。

薛冲顿时就呆住啦,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是啊,我的心灵力可以在不知不觉之中修复自己受伤的身体,心灵力存在,使得我的身体和心灵绝对紧密的结合,肉身即是身体,神魂即是身体,若非如此,又怎么可能又如此强悍的洞察能力,又怎么可能恢复如此之快?”

还在薛冲处于肉身境界的时候,一旦受伤,薛冲的身体已经可以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更何况是现在,薛冲受到的伤害虽然巨大,透支了生命本源,仙道第四重金仙的境界也是摇摇欲坠,可是薛冲身上有的是资源,一旦他能赢得喘息的时机,恢复的速度也是惊人的。

这是一个伟大的奇迹,只有亲眼见到这一点的人,才会相信心灵力的厉害。

观世音当然是识货的,她赞赏薛冲的,也是这一点。

正是因为这一点的存在,才使得薛冲受到伤害的时候,并不需要观世音娘娘多大的帮助。

当再次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薛冲的心里产生了一种非凡的喜悦,想想先前走投无路的情况,现在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是的,心灵力的存在,使得我未雨绸缪,使得我的头脑加倍的好用,换了是一般的人,早已经死在栖凤和落红的自爆之下,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而对于薛冲而言,由于修炼的是心灵力,所以薛冲的身体根本不能被损坏,一旦损坏身体,神魂也会遭受致命的伤害。

薛冲手中的三十三天自爆神器本来是用来在最危险的时候攻击对手的,可是这一次,只有用来防御。

而再一次经受考验之后,薛冲明白,不老泉的水可以真正的融入三十三天自爆神器之中,达到接近于诸天神雷爆炸的威力,和香妃娘娘元璧君手中的大天魔诛仙神雷的威力类8月份购进价格指数继续提高似。

“哈哈,看来世上所有人都知道我已经拥有了心灵力,厉害非凡?”

潘神侯发乎由衷的赞叹:“真的是这样,知道主人您的情况之后,我和江流沙是一起赶来,他忙于布置阵法,但是只能帮助主人抵挡一次攻击,可是我们所有人都清楚,栖凤和落红这一次真正厉害的威胁,是在她们刚刚发动的那一个刹那,主人,我们都想不到,您会在那样的情形之下躲过第一波的攻击?”

这一次,潘神侯和薛冲说话的时候,并非使用神念传递,因为考虑到观世音娘娘的脸面,再说啦,她还是帮助了薛冲和潘神侯的人。

观世音的眼里射出一道赞赏的神色:“太子殿下,启峰和落红是著名的大女巫,长得性感无比,想必你对这样的女人不会拒之门外吧?”

薛冲尴尬的一笑,点头:“不是我不能拒绝,是当时的情况下,我母妃要审问皇后娘娘和四皇子,想不到,想不到皇后娘娘胆大包天,居然在这个时候对我们发动了如此要命的攻击,我差一点,差一点就死在对手的攻击之下。”

观世音充满惊讶:“皇后娘娘一直都是一个谨慎无比的女人,只要是她想要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功的,你们难道可以找到她的漏洞?”

薛冲冷笑:“当然。即使是再厉害的人,也会又漏洞的,皇后这一次违背了父皇的命令,没有经过我母妃的批准,擅自出宫,已经被我们抓住把柄,这就是重罪。”

观世音悚然动容,像是她这样沉着的女人,也在刹那之间变了颜色:“皇后娘娘那是孤注一掷啦,难道没有丝毫的效果吗?”

薛冲就狐狸一样的微笑起来,看着观世音绝美的容颜,心里有一种疯狂的想法,可是他当然不能宣之于口,只是说道:“娘娘,这您也想到啦,那如果你还能才出皇后娘娘和四皇子是如何暗算我的,我就真的服你?”

观世音笑,有一种无法掩饰的天然的清媚:“这有什么难猜,皇后娘娘和我都是女人,我们当然会选择暗中对付你,一般而言,不是下毒就是行刺,而在我看起来,行刺的可能性要大一点。”

薛冲张大了嘴巴,一脸崇拜的看着观世音:“娘娘,您真的是神人,居然被你一猜就中,难道你们是一伙的?”

观世音轻笑,倾国倾城,薛冲全身的骨头都酥软啦,只听观世音娘娘说道:“若我们是一伙的,你早就不敢在这里放肆啦,太子殿下,你走吧。”

“你赶我走?”

“是啊,贫尼可不想你染上私自放我出走的罪名,你可是太子,要注意自己言行的。”

薛冲颔首,向潘神侯打了一个眼色,潘神侯站起,和观世音娘娘行大礼作别,潘神侯杀戮极重,可是他却偏偏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但是薛冲并没有真正的离开,当即将离开观世音的时候,薛冲转身,目不转睛的看着观世音的俏脸:“娘娘,您明明还有话想要问我,为什么忽然不问啦?”

观世音一笑:“小猴子,你真是孙猴子的兄弟,什么都瞒不了你,好,那贫尼问你,皇后娘娘的攻击,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发动,已经威胁不到你的生命?”

薛冲郑重的点头:“正是如此,如果我从容的让她对我发动攻击,那我早已经不知道死过多少次啦。”

观世音的眼里显现出一种震惊,但是随即消失不见,只是看着薛冲的时候,神色之间已经有了一点尊重。

在她这样的高手看来,世间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不说对付一般的仙人,就算是天地宇宙,都可以塑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薛冲的时候,她的心里忽然升起一种不可捉摸的感觉。

所以当薛冲和潘神侯的身影真正消失不见的时候,观世音喃喃自语:“此子以后必成大器,恐怕比玄穹高更加恐怖,我们佛门现在是不是应该注意他呢?”

————————

玉妃娘娘寝宫,玉妃娘娘的脸色还是苍白的,她甚至已经瘫软,因为爆炸产生的时候,她就在现场,她的触觉敏锐的感觉到儿子的身体已经被强烈的爆炸击中。

现在她最关心的就是薛冲的下落,此时的她一直在心中祷告,她在祈祷薛冲的神魂不死。

当这一切都不可避免的发生的时候,玉妃娘娘要做的就是祈祷。

“娘。”薛冲轻轻的叫了起来,充满了孺慕的感觉。

玉妃娘娘抬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靠近了薛冲,看着薛冲的脸,忽然之间狠狠的抱住了薛冲,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

对,就是嚎叫。

没有人能想象一个如此美丽性感的女人会发出这样恐怖的哭声,可是她毕竟还是发出啦。

然后,玉妃娘娘扑在薛冲的怀里,尽情的哭泣,泪水像是决堤的河流一样奔涌而出:“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薛冲也紧紧的抱住了玉妃娘娘的蜂腰,用一种接近于呻吟的声音说道:“母妃,这当然是真的。”

可是薛冲的确十分痛苦,因为玉妃娘娘强悍的双峰挤压得他想成为野兽,刺激得他想要死去。

这是他每一次面对玉妃的时候最害怕遇到的事情,但是却偏偏又遇到啦。


梅州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
什么是手足癣是灰指甲吗
皮肤科疾病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