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木纹一生一世一双人上

2020-09-22 来源:

颜若蓝着一身水蓝纱衣静静站在湖边,看着斜斜的雨丝落在湖里,绽起一朵一朵的涟漪,雨丝打在身上湿了衣衫却不觉疼,混乱的思绪在朦胧的雨雾之中有一丝清晰,可依旧是理不出头绪来,只能让烦恼消散一些。

与他的婚礼在即,本来可以在一起了,谁料想不经意间听到与二娘之间的对话。难道她一直是他们的棋子?难道 他,穆逸,一直都是防着她的么?也就是说,他对她,完全是迎合她父亲的计策了!?可是 真的是这样么?她到底要不要嫁?她该怎么办?

忆起与他在一起的每一幕,那种感觉不是作假可以的吧 又或者是他伪装太好,高明的让她看不出一丝破绽?!她真的要去拿那张兵力部署图?怎么可以!

四王爷府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却全然不知颜家已经乱了方寸,全府上上下下都在寻找颜家 。整座府邸都快被翻遍了,全然颜 的身影!

砰 的一声,颜丞相一巴掌拍在大厅的桌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吓得本就跪了一屋子的下人门更加战战兢兢,浑身发抖,二夫人连忙上前平息她家老爷的怒火。

这死丫头,大婚在即,居然敢逃走!你说你们这群废人怎么就看不好 !?都给我下去!滚下去!!!

老爷您别急。我早说过的,这丫头不可信!一看就是胳膊肘往外拐的料! 二夫人一边抚着颜老爷的胸口,一边添油加醋。

哼! 颜老爷一甩宽大的袖子坐了下去,可怜的桌子又受了一巴掌。 老夫策划了这么久,辛辛苦苦把她养大,不就是为了那张部署图么?!本想她会乖乖听话,却不料这臭丫头居然敢忤逆老夫的意思!

老爷,现在她不肯听咱们的话了,依我看哪,既然她已经逃了出去,不如把她 二夫人做了个杀头的动作,颜老爷心领神会, 省的到万一她倒戈相向,去帮穆家!

沉吟半晌, 你说的在理。以免夜长梦多,不如先派人秘密搜寻她的下落,趁其不备除掉她罢了。

是啊,反正她又不是您的亲生骨肉!让她享受了这么多年的千金 的,也算她上辈子攒的福气!真是的,白吃白喝到头来没有一点回报! 二夫人一脸幽怨。

是真的四王爷!颜丞相说颜 昨夜逃出府,等会儿会亲临王府赔罪。 下人也是一脸的恐慌。大家都想不明白,向来听闻王爷和颜 感情深厚,按理说这婚事应是没什么差错才对的,谁知

穆毅生气地将喜袍扯下,丢于地上。虽然很生气很不解她为何会这么做,但理智上还是想着这事不要被皇兄知道才好。结果

你快跟朕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穆家乃当今皇室,长子继位,来人即为当今圣上。皇家婚事岂能容许出这样的纰漏?

圣上 颜丞相一进王府便跪拜在地, 老臣家教不严,小女如今私自逃婚出走,臣罪该万死! 俯首认罪的人看似诚诚恳恳、痛心疾首,心里却暗骂着不知死活的丫头坏他好事,让自己收拾这烂摊子!

丞相莫要如此自责,这是任谁都未想到的。只是不知,若蓝为何 他心下犯疑,到底是什么令她临阵脱逃?他应该没有做任何伤害她的事才对。这么长了,他对她 即使一开始的确是为了试探丞相的幕后计谋,可后来是真的动了真情的;更特纳本赛季的薪水也达到了$4,602,720。何况她的单纯她的天真,让他不得不随着直觉放下沉重的疑心,在保留最基础的一份戒备之心的同时相信她对事情的不知情。他也不是没有动摇过,只是他不愿,不愿她牵扯进朝廷之上男人之间的斗争之中。可如今 今日之事,还请皇兄莫要怪罪下来。臣弟想先让臣弟自己处理吧,毕竟 这是臣弟的私事。至于丞相,也请您先去派人寻若蓝回来,一切待找到她之后再定夺吧。

穆毅来到与颜若蓝初次相遇的街上。毕竟是都城,街道自然是繁华无比,行人来来往往,各有各的生活,尝尽百般滋味。想起那时与她第一次相见,不禁唇角轻扬。那是在两年前。他十七岁,已是王爷;她正值二八年华。 行侠仗义 的俏 撞上了 惩奸除恶 的四王爷

远处,几个彪形大汉正在拉扯着一名瘦弱的男子,口中骂骂咧咧的讲着什么,不一会儿便开始拳打脚踢,将那人打得在地上翻来覆去的。

颜 看不过去了,怒气冲冲地大步流星迈过去,挤到人群间,秀眉一蹙,指着那几名大汉开口: 喂,我是你们几个欺负人家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

那几人停下手中的动作,看过来,竟是个黄毛丫头,根本未放在心上。其中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瞟了她一眼,言语中尽是不屑: 这是什么世道,轮的着你这小丫头来多管闲事!在大爷的地盘上,赋税天经地义!你若识相,便快快给大爷滚开!

人群中爆出一阵不满的抱怨声,看来这些百姓被这几个人摧残的多了。她颜若蓝今天非要行侠仗义不可!

嘿,大胡子!本 还真告诉你,今天这事我管定啦! 颜若蓝双手叉腰,一副 我才不怕你们 的样子。

地上被打得惨兮兮的男子见状立刻求救: 这位女侠,您快救救吧! 刚说完一句,便被一大汉一脚踹上去,男子躺在地上不停地呻吟着。惹怒了颜 可不是好玩的!颜若蓝飞身过去将那男子挡在身后,毫不留情地给那壮汉一脚,大汉吃痛地退后一步,大概是因为没有想到一个小丫头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你这小丫头倒有两下子!不如陪大爷玩一把! 几个大汉一同向她扑过去。别看他们几个身高马壮的,颜若蓝人虽瘦小却精灵古怪得很,每次都能在危急时刻灵巧地躲开,反而给他们苦头吃了,一边的百姓连连叫好。

人群外好奇心大起的四王爷驻足,朝这边观望,隐约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与几个大汉周旋,时不时听到人群的叫好声,不禁起了几分兴趣,于是上前去瞧。这一瞧不要紧,正见一被惹恼的大汉自身后悄悄摸出一把匕首

小心! 的声音随着一道飞快的身影一起吸引了颜若蓝和人群,当大家回过神的时候,一白衣少年已飞身落在女子面前,匕首 叮 的一声落在地上。 真是卑鄙,居然下黑手! 他穆毅对此不耻。

哼!今天真是撞了邪了,丫头小子闲着没事都出来管闲事! 几个大汉见势要逃跑,心知这俩少年极不好惹。

你们作恶多端居然还想逃!给我站住! 颜若蓝飞身上前拦住几去路,未见白衣少年脸上黑线连连:没想到这位姑娘这么不饶人啊 他这王爷都不追根问底了,她倒是气势如虹呢。不过,若是恶人,也该由官府查办的,看来他是有些不尽责了吧?穆毅突然觉得心情大好。吩咐跟在自己身后的下人几句,身后的人便追上前去将那几人押至官府问罪去。

喂!你干嘛抢人家的功劳啊!? 刚刚打架打得酣畅淋漓的女子不知何时来到他的面前,双手环胸,撅着红唇,像是在生气。

怎么不是?人明明是我抓的,你的几个手下偏偏抢过去说什么要押送官府!难道你敢说他们不是你的手下?不是你吩咐他们这么做的??? 女子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刚刚没有细看,只道是背影很潇洒,猜测着面貌应该不错;现在仔细一看,面容俊秀,颇有风度,显现出一股王者之气,看穿着应不是普通人。

穆毅看着眼前的女子,暗道真实伶牙俐齿,一张嘴不饶人,长相嘛,满水灵的,不似他见过的那些大家千金似的涂脂抹粉、妆容妖艳,倒是透出一股灵气来,清秀脱俗,让他心里有一丝清爽。看她一身侠士装束,也不晓得她到底是不是江湖人。隐隐觉得,她比江湖中人少了一份沧桑与成熟,多了一份大家闺秀的小性子和不谙世事。 是我吩咐他们的,那又怎样? 不待她开口辩驳,继续道: 我说你一个姑娘家,还是待在家中为好。

哼 我才不要在家里呆着呢 否则也不会甩掉那么多的侍女跑出来了 颜若蓝小声嘀咕着,天天闷在家里都快难受死了,她那个爹爹和二娘虽然给她锦衣玉食,却总是冷眼相待,少了几分平凡人家的暖融融的气氛。她的乖巧听话也只是偶尔让他们扬扬唇角而已,逐渐滋长的叛逆一发不可收拾 她这身本领不使出来怪可惜的是吧。

没什么啦!今日之事本姑娘不跟你计较啦!说起来还要谢谢你刚才出手相救呢,不知你如何称呼? 变脸真快啊!完全是江湖人士的做派。

穆毅?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她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算了,想不起来了,而且,她出来这么久,该回去了,否则她那个爹爹

穆毅目送女子蹦蹦跳跳离去的身影,泛起一丝笑意。原来是颜丞相的女儿。也就是说,他有很多机会可以见到她了?

穆毅回神,苦笑着摇摇头。只是没料到,她的父亲,竟会成为他暗里追查的嫌犯。当初他不是没有纠结过要以怎样的一种心情去对待她,只是到后来他都无法控制那份心情,那份越来越喜欢她的心情。他知道,必有一天,他会和她的父亲上演一场生死对决,而她也许会成为最为难的那一个。 虽然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她是不是作为一个间谍来接近他的。

若蓝,倘若你是真心,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必须要离开的话,那么我想我必须对得起你;倘若你,非我这般 我也要找到你讲清楚,结果如何我管不着,我必须对得起自己的对你的那份心。

离家出走的颜若蓝穿了男装在大街上晃着,看着繁华的长街上尽是好吃的好玩的,眼馋嘴馋,但是 一摸身上,没钱哪!她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可是一分家里的钱都没有拿;而她随身带出来的首饰什么的,因为她本身不喜打扮,所以首饰什么的少得可怜,那几个也被她典当了,勉强解决了一天的三餐和一晚的住宿,现如今,华丽丽地没有一分钱了,难道她从此要露宿街头?想想都可怕。可是 她才没有想过要回去当他们的棋子!

颜若蓝又气愤又疑惑。气愤的是她的父亲居然要她嫁过去偷人家的兵力部署图。她虽是一女子,却也深知这兵力部署图对于手握兵权的穆毅来说何等重要;而且,还有他!穆毅的确是问过她一些奇怪的问题,她自然是不懂得,可也注意到了他眼神里的怀疑和小心翼翼。想来,他对自己一直都是有戒备之心的吧。疑惑的是,她的父亲乃是当朝丞相,她要嫁的人是当今圣上的弟弟四王爷,怎么说都应该是一派的吧,她怎么觉得父亲和穆毅之间 勾心斗角的???

颜若蓝自是不知朝廷之上的事。当今圣上虽是圣上,可兵权是先皇交予四王爷的。四王爷穆毅虽年少确是奇才,文武双全又足智多谋,打小学习领兵布阵,几乎无人可与其匹敌;因此也有些不怀好意的人在其兄弟之间挑拨离间,说四王爷有篡位夺权之念想,只是苦于无凭无证,又看不出任何风吹草动,谁也不能奈何。而这始作俑者,正是颜丞相。话说这位颜丞相实际上在背后密谋着大计划,穆毅则是他继沈大将军之后第二个处心积虑要除掉的人,因为这二人都对他起了疑心并且在暗中调查。沈大将军早在十几年前便被他诬陷致死,沈家唯一活下来的女儿也在当夜不知所踪。十几年后,沈家女儿成了颜家千金,成了他计划中的棋子。

只是,事情一点一点偏离他的预想,而颜若蓝的逃婚则破坏了他的整个计划,让他先夺兵权再夺皇位的计划只得从长计议。

男儿打扮的颜若蓝百无聊赖,饿得有些发昏。神思飘来飘去,脑中尽是些与穆毅有关的画面。她嫁他才不是因为他是王爷,她不稀罕那王妃的位子;也不是因为什么门当户对,只是因为她喜欢他,很喜欢。却没料到,自己竟沦落到这种地步呢。她是决计不能欺骗他的,要她拿他的东西她做不到!她也不是能藏得住心思的人,她又不想害了父亲 既然面对不了,便只有逃避了。再说她现在心里乱的很,她根本不知道穆毅对她究竟是不是真心

身后传来好几声 公子,公子 ,估计那人是叫的不耐烦了,一把扯住她的衣袖, 叫你呢!耳朵掉地上啦!!!

颜若蓝皱眉,回头一脸奇怪地看着扯自己袖子的人,半天才反应过来她现在是 公子 。 啊!怎么了?你们找我有什么事么? 还是笑脸相迎比较好吧。不过 看这几人的打扮蛮奇怪的,眼神也贼兮兮的 嗯,不是啥好人。

咦?那不是自己么?哈哈,一群笨人!这不是骑驴找驴么!? 哎等等、不能这么说 颜若蓝心中挣扎无比。马上换张镇静的脸: 咳咳、怎么了?

哦 颜若蓝装模做样地端详一相关产业做大”的原则。番, 这位 好生面熟啊! 几人眉毛挑到了天上,顿时眉开眼笑, 不过呢,哈哈,不好意思,本公子看到漂亮的姑娘都觉得面熟! 几人快晕倒,极力翻白眼。 不过呢 再转折,绕死你们。 我人脉很广哦,也许可以帮你们打听一下啦! 她本是无心的,只是玩心大起而已,谁知这几个懒家伙见有人可以帮忙,又急着交差,于是忘了某老爷千叮咛万嘱咐的 万万不可被他人所知 这一说,立马奉告: 哦,是这样的,我们 啊是逃婚离家的!当今圣上说要将她拿回问罪的呦!你若是见到了,必定会重重有赏哦! 其中一个 灵机一动 把这顶帽子扣到了圣上的头上。

颜若蓝又客套了几句,送走了那几个饭桶。她虽心无城府,可观察力、分析力还是很强的。丞相之女抗婚出逃,倘若圣上真的追究,那街上现在不该是到处都贴满她的画像的么?这事一定有蹊跷。

很久很久以后,那几个还在秘密询问的人盯着手中的画像左看右看,其中一个突然开口: 哎,你们有没有觉得

颜若蓝漫无目的地走着,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站在面摊前,摸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却只有流口水的份儿。

公子,饿了吧?来,大娘煮碗面给你吃可好? 开面摊的大娘走近,笑容和蔼,十分慈祥地看着 他 。她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出门在外遇到个好心的陌生人真好!!!

没钱啊,没关系的。我看你年轻气盛的,是离家出走的吧?来来来,大娘不要你的钱 说着和祥地将她推到陈旧的桌边坐下,颜若蓝心中自是觉得十分温暖。

颜若蓝站起身,看了那位大娘好久,脸上满是感激之情,暗下决心将来要好好报答这位老人,这才离去。

别这样,我谢谢您才对。 不让人省心的丫头,出门也不说带些盘缠。唉,幸亏遇到的是位好人

颜若蓝感叹着这出门在外没钱真不行,无可奈何之下翻身上了一家客栈的房顶,找了房顶的一角靠着坐了下来,看着满天的星辰心情大好。 这 么大 的幕布,一弯月牙洒下柔和的光 啊 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头一遭心情这么好哇! 颜若蓝完全不顾千金 的仪态,手舞足蹈的,又将用来束长发的带子收了下来,顿时青丝飞舞。

穆毅远远地看着,听到她的 狼嚎 ,不禁失笑。又见她那般模样 真的,美得不得了。他是如何得知她会在这里的?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那时一次灯会,她又和往常一样奈不住寂寞跑了出来,无奈之下四王爷只得作陪。虽是 无奈 ,却也心甘情愿。她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鬼马精灵的,常常耍些花招让他不得不缴械投降。别看四王爷在朝堂之上盛气凌人,叱咤风云的,拿她颜若蓝可真是没有办法呢。那晚街上来回的人很多,她又不老实走路,被欢欢喜喜的看客们挤过来挤过去的,他一个不留神她便从他的眼前消失了。在多次费力找到她之后,将她牢牢地圈在自己的臂膀中,不让她再被挤掉。

你看在这里就很好了嘛!又不用跟大家挤,又能看到全部的灯! 她兴奋地手舞足蹈。他暗自叹气。她这丫头腿脚功夫还不错,脑子也很灵光,每次她兴冲冲地与他比试,偶尔倒也可以侥幸获胜。但这轻功,他可真是服了她,飞过来飞过去,身轻如燕。

好好好!你小心一些,脚下是砖瓦,可不是平坦大道哦。 他理所当然地握紧他的手,她不挣扎,反倒挽住他的手臂。

没有朝廷之上的斗争,他多么想就这样一直看着她,看着她的长发随风轻舞。但是这样真的好么,难道他真的只能远远地看着而不能接近么?!他不要!

颜 ,真有雅兴呢,这夜黑风高的在屋顶上赏月哊! 几个黑衣人不知何时摸了上来,将颜若蓝围在了中间。颜若蓝没有料到,也没有注意到竟还有人来寻她。可这些来者,不善呢。

你们 又是什么人? 她站起身来。这下好了,她的长发也来不及掩饰了,只能暴露她的女儿身了。

哈哈!颜 ,今日你扮作公子的模样骗过了那几个白痴,可别想骗过我们! 那几人都手持刀剑,在月光下泛着凛冽的寒光,看来一场恶战还是不可避免了。

哦! 她笑开, 没什么没什么,本 闲来无事耍耍他们罢了!不过 目光瞬时变得犀利, 那你们不报上名来么?

姓名就不必报了,我们是奉王爷之命来取你性命的!你当日逃婚让王爷颜面无存,王爷大怒,要我们格杀勿论!

远处穆毅心下一惊,他出来寻她除了他的几个手下亲信知道之外,无人知他行踪;现在怎么冒出来几个他不认识的黑衣人声称是他的手下?这其中定有诈!

王爷?! 颜若蓝气上心头, 他要你们来杀我?!就算我逃婚,他也不至于要杀我啊! 她现在是又气又急了,什么事都还没有弄清楚,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颜若蓝觉得心口很闷。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的父亲要利用她拿兵力部署图,她要嫁的人也认为她就是她父亲派去的奸细!这下子真是把她推到火坑了,她就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啊!她百口莫辩,难道真的要腹背受敌么 心里很乱

死到临头还想见我们王爷?!让你的尸首见去吧! 几人放下狠话,恶狠狠地朝她扑过去,招招刺中要害,明显是要取她性命。 幸亏她身手还算不错,还能抵挡得住,不至于完全处于被动,但是长时间下去不是办法,她会体力不支的。颜若蓝心下对那赠以一碗面的大娘更加感激,要不是那碗面,别说抵抵挡了,怕是现在已经提不起力气了。

穆毅看那几人的身手,知晓若蓝足以对付他们,所以并不着急出手相助,相比较他更想观察一下他们的身手,看是否可以看出他们是谁的手下;现在这几人以他的名义对若蓝痛下杀手究竟为何? 除了他在找若蓝之外,着急担心的便只有颜丞相了吧 可是,若蓝是他的女儿,他岂会下杀手???

远处,颜若蓝已经解决掉了几个,剩下不多,两个与她正面交手,一个却从她的身后偷偷摸摸地靠近,亮出闪闪的大刀!而颜若蓝根本顾不到身后!

他这时再要赶过去已是来不及,颜若蓝被那人自身后刺了一刀,脚下一滑竟顺着房檐跌落了下去!穆毅失色,无奈之下心生一计,连忙快速移身至地面,抢在坠落的颜若蓝之前伸手接住她。颜若蓝本来 是想着这下子非得 粉身碎骨 不可的,虽然自房顶到地面并不是多高,可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又是背后朝地,背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但是她在即将落地之时却感觉到被一双臂膀拦住,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而当她不解地抬眸,看到来人正要开口询问时却被点了哑穴

活下来的几名黑衣人下来时已经寻不到颜若蓝的身影了,前后左右看了一圈,连个人影都没有。 你说这一眨眼的功夫她能逃到哪儿? 她还带着伤,应该跑不远的! 要不我们分头找找? 好!

受伤的女子? 掌柜的放下手中的算盘, 那倒没有,不过倒是进来一对小夫妻,可亲密咯~!嘿嘿!

穆毅见她恨恨地瞪着自己,眼眶中还盈满泪水。他暗觉好笑:不就是点了她的穴道么?不就跟老板说是远道而来的夫妻俩么?不就把她抱了上来,替她处理了伤口么? 她这眼泪是感激还是其他 感激的话他倒可以考虑一下接受,若是恨 那没有必要吧。

早说让你解穴解穴啦!你不肯!害得我憋了这么久 哎呦 说的太激动了,扯到了伤口,痛的她直龇牙咧嘴,一点都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穆毅连忙扶住她,将她轻轻按在榻上。 你可没有说让我解穴哦。 他刻意强调一个 说 字,然后满意地看到她 一脸怒意。 敢情你泪眼汪汪地瞪了我半天,是为了这个? 他又好气又好笑。

穆毅笑出声来,眉目间尽是释然,也不再调侃,看她还是生龙活虎的,知她无大碍,也便放心了些。看她的表情似乎并不怎么真的生气,也不知她是否信了那些人的话。

短暂的沉寂之后,颜若蓝下定决心开口问个明白: 你为什么派人杀我?又为什么要救我? 那个,我暂时还是不见你的好 还有,别为难我父亲。可是可是 就算我逃婚,你也不至于对我下杀手吧? 她有些语无伦次,想说的太多,又不知从何说起,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听的人也不知到底要听她哪一句。

若我说不是我的手下,你会信么? 他逼近她,直视她的双眸, 我是孤身一人前来寻你的。 这样的气氛,解释一番的话并不难,但是他也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说过多反而无用。穆毅低低叹一口气,将她圈至怀中。

那就听从你的直觉好了。 他的眼神坚定不移,霸道地阻断她的假想和迷茫, 我怀疑是有人在挑拨离间,想借我的名义挑起与皇室的矛盾,或者说是 他有很不好的预感,这件事的背后定有人在操纵着,而这人 他觉得与他本人,与若蓝都很熟悉 然后被自己心中的念头吓到了。

若蓝,你听我说,这件事情我必定会细查一番,这期间你要不要先回府去?我担心你的安全。 他不想那些朝廷的争斗让她不开心,便不告诉她好了,自己承担一切就够。这丫头没什么城府,若让她在外面呆着,怕是会遭到危险,他还真的是很不放心呢。

不要不要,你们之中任何一个我都不想见了 不回去,不准告诉我爹爹我在这里!我就在外面呆着好了,又可以玩一玩~ 她无意识的撒娇,让他无可奈何。一想,回到颜府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主意,万一真的如他所料,岂不是将她送人了虎口?

好,不回去。 他溺爱地答应。又是短暂的沉默,心中斟酌着到底要不要问她,问她是不是她父亲派过来的奸细? 不,不可以,刚刚那些人扬言说自己是因她是奸细而要斩草除根,他这样一问岂不是正中下怀?更何况,她会伤心的吧

但是颜若蓝不是能沉得住气的人,一脸严肃地自他怀中坐起,径直开口: 我必须问你一件事,你必须据实回答我。

你 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说着说着便底气不足了,缓缓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在俏脸上洒下一片阴影。

我穆毅向来不屑于利用谁去达到某种目的,更何况是我在乎的人。 他伸出纤长的手指,抚上她的脸庞,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若蓝,有些事情我现在也不太清楚,也无法跟你坦白,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会查清楚原委的,到时候会水落石出的,你便会明白一切了。

颜若蓝沉默。她在他的眼眸中看到了他的认真,可是她仍无法完全信他 在这样的处境之下。但她内心中强烈的直觉和束缚着的情感让她无法挣脱。

他虽贵为王爷,但在她面前极少自称 本王 的,除非少数有外人、下人在,或者是 嘿,她惹到他的时候。

本王不同意,王妃抗议无效。 他唇角带着笑意,擅自揽她入怀,小心翼翼地,不敢碰到她的伤口,然后闭上眼睛。任她轻微的挣扎,也奈他没法子。

什么嘛 颜若蓝挣扎无效,背上的伤口让她不敢有太大幅度的动作,只能不慢地瘪瘪嘴,说得怎么跟他们是老夫老妻似的 不过


娄底治疗白斑病费用
碧凯保妇康栓治疗效果
肝纤维化全疗程用药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房产网